自从天津滨海新区大爆炸,迎着烈火向前冲的消防队员被称之为最美”逆行者“之后。这个单词又在这次震惊全球的武汉冠状病毒瘟疫横行的事件中再次流行。

十七万名医护人员奔赴抗瘟疫一线,其中近三万名医护人员,从全国各地驰援到湖北武汉。更有数万名防化兵,工程运输兵和军医们逆行到抗瘟疫战场第一线。

从六万多名感染新冠状病毒受害者名单中,己知有近1800名医护人员受到感染病倒。另有六名重症医生光荣牺牲。

在抗瘟疫一线疲惫坚守一个多月的逆行者中,还有许多一线管理者,执勤警察,小区保安和车驾人员,在蔬散运输中感染病倒。有的逆行者己经被列入1380多人的死亡名单中。

这是一场特殊的“生化”战争。他需要众多的勇敢逆行者和“死士”站出来,奔赴抗瘟疫第一线。

瘟疫还在肆虐,艰难的抗瘟疫战争还在持续升级。已经在第一线奋战月余且疲惫不堪的医护人员需要轮岗。后续增援的逆行者和“死士”们,还需要更多人勇敢的站出来奔赴湖北武汉第一线。

历史上,为了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政府曾经出台过招募敢死队政策。一些获得机会的获刑者们,勇敢的站出来,戴罪立功的冲杀在抗日战争第一线。今天在湖北抗击瘟疫战争的特殊时期,政府也应该出台类似激励政策,鼓励那些正在获刑中,有医疗经验的,有管理经验的,以及有驾驶经历的技管人员,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带罪立功,为国分忧,去跟瘟疫死神作作斗争。最终成为最可爱的逆行者,和“死士”,去接替那些已经奋战一个多月的疲惫之师。

2019年前特释人员近6万人。减刑人员200多万。如果在2020年抗瘟疫特殊困难时期,提供更多冲锋陷阵立功机会,也将会有更多在押人员得到特释。

例如在反腐风暴中落马的官员当中,许多都是从最基层冲锋陷阵摸打滚爬干起出来的。最后身居高位没有立得住腐败落马了。这次在湖北武汉危难中需要“死士”勇士一线管理员的时候,可以用特殊政策鼓励他们戴罪立功重新做人。例如正在狱中的仇和,原是宿迁副市长沭阳县书记,为了整顿交通,亲自执勤去抓那些地痞流爬护栏过马路的违法乱纪者,最后当上了江苏副省长,云南省委副书记,最终没有立得住落马了。像类似这些曾经敢于负责任冲杀在第一线的“精英“分子,如果鼓励他们勇敢的站出来,开赴到武汉抗瘟疫第一线,可能是一支很好的补充一线管理力量。让他们顶替那些不敢上车与瘟疫病人接触的一线管理岗位,是个急缺的有益补充。

  还有一批渴望充当“逆行者”人员,是法院公告的近1500万失信被执行人。另外有2600多万人明文规定不能乘坐飞机。这其中相当一部分是2013年实行失信制度以来的校园贷大学生。由于他们被高利贷和各家银行信用卡透支贷逼得死去活来,除了适婚年无钱聚妻生子之外,还要长期成为失信失业人员,这一弱势群体急需要资金解困。

如果这次武汉危机能够出台高薪招募冲锋陷阵逆行者政策,如果每天能够发放一万元酬金,那么一月抗瘟疫可以获得30万解困资金,将会帮助许多大学生扭转失信失败局面,而最终成为国家有贡献的逆行者“死士”勇敢者!

提前做好"轮战"预备队的选拔工作。不能让民间老中医缺席。有关防疫部门现在要增强全民发动意识,要想方设法让更多"游医"″神医"到指定应征地点聚集,设立"击鼓吹哨人"接待处,征集祖传密方和有效良方。例如。我本人刚刚发表两篇中医西医起源文章之后。就有许多没有执照的"游医",拿着提高免疫力,抗御瘟疫祖传密方到我这来请缨为武汉解难!可是又有那个医管部门敢接纳这些散落在中国民间的"百万游医"呢?

另外,在抗疫战争不能速战速决且急缺人手的关键时刻。我们还可以考虑在全国范围内应用无人机给各封闭楼层送快递,让机器人站岗查哨给各传染病医院打更送药。尤其在新彊反恐人脸识别热像仪等智能化监控系统,都可以纳入全国防疫安全检测系统。最终形成原产地可追根溯源的万物互联智能化物联网系统。

如果北斗导航和5G通迅与全国复盖摄像头联网,最终形成天网地网人网三合一的镜像化数据化,那么我们应对这次和防范未来的瘟疫侵害,是必须要做的国家工程。这或许是中华民族立于不败之地的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