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三峡情未了(副本)

匠人制造

<h3>  2019年10月13日下午结束了我们宜昌、神农架和三峡八天游的行程,人虽然到家了,但美景还在眼前浮现、欢声笑语还在耳边萦绕、美食还在舌尖回味、友情还在继续发酵。人已归、心在飞。<br></h3>

<h3>  我们这一行人基本成员是安医78级的大学同学,有人邀上了中学同学,还有夫妻双宿双飞的。19人正合适,吃饭围两桌,出行一辆车,合照同一框,走路看得见,吆喝全听到。</h3><h3> 我们还是秉承一贯风格,错峰出游、放慢速度、少爬台阶、早睡晚起。我们把神农架的三天游改成了四天游,三峡游的船去车回改成了船去船回。每个景点游玩时间虽有约定,但又不受限制,玩好为算。</h3><h3> 总的感觉神农架的大九湖、天生桥景点不错,坐船游三峡也不错,尤其是三峡巫山县神女溪的敞心坡木屋酒店非常好,当然,在三峡游船(高峡平湖5号船)的豪华包厢里感觉最好。</h3><h3> 我们这次旅程是宜昌金桥旅行社梅平给我们推荐和精心安排的,在此表示感谢!</h3>

<h3>  我是这次行动的领队,负责行程安排,联络导游,落实吃住行,收钱付款记账,不过我的主要功能应该是负责搞笑,有人对我的评价是,他搞笑从来都是认真的,好几个人说腰都笑弯了。<br></h3><h3> 一个团队出门,虽然大部分人都相互熟悉,但每次都有新人加入,活跃气氛很重要,气氛活跃了,距离自然就拉进了。</h3><h3> 我们中大部分成员都好多次一起出行了,相互之间早已默契,什么话都能说,什么玩笑也都开得起,还有几个活跃分子,怎能不一路欢歌笑语。</h3>

<h3>传说中的匠人·凤安</h3>

<h3>  为了搞笑我豁出去了,一会装孙子(错了,装猴子)。</h3>

<h3>  一会手足无措,他们对我的评价是:一个好人,一个有些幽默感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还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不知道是褒是贬。</h3>

<h3>也有人说我是这位神秘人物的经纪人。</h3>

<h3>先发几张花絮,这一张大九湖的集体照。</h3>

<h3>离开神女溪敞心坡木屋酒店</h3>

<h3>  大九湖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仔细一看19人当中除了少了摄影师浩军,还有宏胜两口子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h3>

<h3>重庆市巫山县神女溪景区</h3>

<h3>三峡库区观光游览船上</h3>

<h3>神女溪景区敞心坡木屋酒店</h3>

<h3>看这里:雾罩群山飘轻烟,近看瀑布挂前川,青石横跨三百尺,疑似鹊桥在九。看到这么美的景色,赶紧把大家叫来合个影,左起何凤安、樊建设、朱苏文、方宏胜、赵理、高晓星、张旭涛、程树珏、许虹茹、谢菲、很多人李代平、邹浩军、杨小燕、洪晓梅、韩莙、张晓辉、李祖伟、杨庆国,就缺我一人。</h3>

<h3>  这是我们的御用美女摄影大师邹浩军同学,每次出游她都是最辛苦的人,一套摄影器材很沉重,她总是背着个沉甸甸的大包忙前忙后,这美篇里好多照片都是她的大作。</h3>

<h3>为了找到好的拍摄角度,浩军拼了。</h3>

<h3>  肯定是又发现新的目标了,摄影师脸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h3>

<h3>  浩军除了是个最佳的摄影师外,还是个运动健将,她在船上给我们表演了几个侧翻的动作,很漂亮,还是身轻如燕。</h3>

<h3>  10月6日下午,在西去的动车上几个人抓紧时间掼蛋,车程才三个多小时,不一会就到宜昌了,5点左右其他各路人马全部到齐。</h3><h3> 我们的旅程算是开,这次行程分为两段,第一段是探秘神农架,全程都是包一辆豪华大巴车,时间是四天三晚;第二段是坐船游览三峡库区风光,时间是两天一晚,集结和解散都是在宜昌。</h3>

<h3>  10月7日,神农架探索之旅行程开始了,下面我大致按我们行程的时间顺序发照片,诸位上眼!</h3><h3> 四个小时的车程,12点左右到了木鱼镇,这里的空气特别清新,不过湿度大了些,据说高达75%,中午的饭我们就在这里吃了。</h3>

<h3>何凤安和许虹茹两口子都是我的中学同学</h3>

<h3>宏胜在给夫人赵理拍照</h3>

<h3>  我们大巴车在上山途中,右边一侧风景好,我坐在左边,什么也看不到,为了心里平衡,突然说看到“野人”了,还说是“女野人”,浩军反应真快,马上调侃道:你看到“野女人”了?立刻引起哄堂大笑。这次“野女人”和“野男人”就自然成了我们的热门话题了。</h3><h3> 野人也是神农架旅游的永恒主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野人”,我认为没有,不过很多人相信有“野人”,还有人把寻找“野人”作为终身职业。听说当地政府还真悬赏500万呢,我只想邂逅“野女人”。</h3><h3> 杨庆国可不管是野女人还是野男人,他说奖金都是一样的。是的,要是拿到奖金,我们就直接上豪华游轮,周游世界,但愿梦想成真。<br></h3>

<h3>先来张集体照,这是什么地方我忘了。</h3>

<h3>  四个中学同学一直玩到现在很不容易,她们是杨小燕(左)、李代平、程树珏和洪晓梅。</h3>

<h3>张旭涛和高晓星</h3>

<h3>神农架听到了我们的呼唤吗?“我们来了”!</h3>

<h3>洪晓梅单独来一张</h3>

<h3>  我也招招手,跟神农架打个招呼。看着这么好的环境,我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我不想走了”!话音还未落就听到有人接了一句:“找个母猴”。听声音就知道是浩军,她真不怕事大,我又不是一个人出来的。再说要找也找个野女人,找什么母猴。</h3>

<h3>  这是高海拔高湿度地区特有的情形,树干上被苔癣覆盖。</h3>

<h3>  谢菲和赵理比较说得来,经常看到她俩在一起的身影。</h3>

<h3>方宏胜、匠人和一对野男女合个影</h3>

<h3>  小四怎么跑到一对野人中间去了,不怕人误会?</h3>

<h3>  这里是大九湖镇,我们要在这住上两个晚上,明天游玩大九湖。这里夏天最高温度才20度左右,是避暑的好地方,还没有蚊子。</h3>

<h3>  大九湖景区(10月8日),这是我们行程的第二天,我们要用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慢慢欣赏高原湿地的独特风光。</h3>

<h3>  大九湖是有九个相邻的大小不等的湿地湖泊组成,一条木栈道把九个湖串在一起了,栈道基本上是平路,走起来一点都不累,不想走还可以坐小火车和公交巴士,放心,是全免费的。<br></h3>

<h3>  大九湖是一个高原湿地,海拔1700多米,相当于大别山主峰白马尖的海拔高度,这里不光景色宜人,空气还特别清新。</h3>

<h3>  老何夫妇俩都是我的中学同学,也是我夫人的中学同学,不难猜出我和夫人的关系了吧。</h3>

<h3>  大九湖的美真是难以形容的,从空中俯瞰湿地中的九个湖泊,像一串翡翠项链散落在群山环抱之中。近处绿树成荫,波光凌凌,远处群山若影若现。走在木栈道上,看着美景,呼吸着极其干净的空气很惬意,变幻莫测的云雾让我们不知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h3><h3> 一个同学情不自禁的说,这里可以洗肺,可以换肤。我立刻怼她一句:凭什么说要换“夫”,换“妻”还差不多,引来一阵哈哈大笑,说完我赶紧回头看看,还好,夫人不在旁边。</h3>

<h3>这是在同心桥头的合影</h3>

<h3>樊建设和夫人朱苏文</h3>

<h3>  由于错峰出游,大九湖整个景区都没什么游客,好像知道我们要来刚清过场似的。</h3>

<h3>  静静的大九湖,远处的欢声笑语听的一清二楚。</h3>

<h3>高晓星在拍照</h3>

<h3>同学们畅快的走在同心桥上</h3>

<h3>张晓辉在拍照</h3>

<h3>  雨中逛大九湖特别浪漫,远看云雾下一把把色彩斑斓的雨伞慢慢向前挪动,似一条彩带要把这群山环抱。</h3>

<h3>朱苏文在拍照</h3>

<h3>在同心桥上和这群大爷大妈打招呼</h3>

<h3>洪晓梅也在拍照</h3>

<h3>  这个距离还能分辨出红衣服的是小四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是韩莙,也能看出钻进雨伞的是朱苏文。</h3>

<h3>  在大九湖看到一块石头,也激起了这群大爷大妈的激情,走起了模特步,尽管事先有排练,但一走起来还是乱了,不过也好,各显神通倒是各具特色。</h3>

<h3>  邹浩军还在拍照,看来大九湖景色就是迷人。</h3>

<h3>  这是请导游小冀给我们拍的,看到我了,在最左边。</h3>

<h3>同心桥上合个影</h3>

<h3>  大妈们被大九湖美景陶醉的青春靓丽,景美人更美。</h3>

<h3>杨庆国夫人李祖伟</h3>

<h3>  大九湖循环小火车,在九个湖都有车站,20分钟一班车,上下随便,可以坐坐坐,也可以走走走;可以坐坐走走,也可以走走坐坐,呵呵,有点拗口。</h3>

<h3>许虹茹(左)和浩军好开心啊</h3>

<h3>  从前往后分别是韩莙、张晓辉、杨小燕,她们的姿势很优美。  </h3><h3> 别的人在大九湖游玩的时间是半天,我们是一天,所以可以慢悠悠的发呆。</h3><h3><br></h3>

<h3>樊建设夫妇俩</h3>

<h3>都在欣赏浩军的佳作</h3>

<h3>两个摄影师在切磋技艺</h3>

<h3>  宏胜这黄色T恤不错,仔细看,里面的衬衫是粉色的。</h3>

<h3>  大九湖的网红米线,十八块钱一碗,挺好吃的。这就算是中餐了,节省下来的时间就能好好看看大九湖。</h3>

<h3>  高原湿地好多树都长在水里,有点像海南的红树林,不怕水。</h3>

<h3>  庆国和晓辉在大学是一个小班(五小班)的。</h3>

<h3>  李代平是付摄影师,整个行程中乐此不疲的给所有人拍照。</h3>

<h3>  我中学同学许虹茹(左)已经是第二次和我们一起出行了,所以和我们大学同学也很熟悉。</h3>

<h3>  看,洪晓星(左)、朱苏文和程树珏,吃个米线都忘不了臭美一下。</h3>

<h3>  这张照片上人是看不清,但色彩搭配是独具匠心的,浩军不愧为大师级摄影师,被她稍加摆布,就成就了一幅美图,有没有天人合一的感觉?</h3>

<h3>  小火车上,巧了,正好是三对夫妇,前排是庆国夫妇俩、中间老何夫妇俩,我和夫人压轴。</h3>

<h3>梅花桩表演开始了</h3>

<h3>  为了保护大九湖地区的生态环境,所有车辆都不准进入,必须换乘景区的环保车辆,我们的豪华大巴也不例外,真不给我老宋面子。😃</h3>

<h3>  大九湖换乘中心的外景,告别了大九湖我们回酒店休息,晚上有人带了好酒,喝一点,正好御寒。我们从夏天直接到了冬天,秋衣秋裤、毛衣、冲锋衣和羽绒衫都上身了。</h3>

<h3>  行程的第三天(10月9日),我们先到神农顶。碰到大雾了,什么都看不清楚,只好在这块刻着海拔高度的大石头前照个相,说明我们到此一游了。</h3>

<h3>  神农架是世界第二屋脊,平均海拔都在2000米左右,神农顶海拔3000多米。虽然海拔很高,但山上的植被非常茂盛,植物种类繁多,很多都是特有的;山上更有奇珍异兽出没,数量和种类数不胜数;这里雨量充沛,山泉丰富,到处都是瀑布高挂,泉水叮咚;这里没有高原缺氧的感觉,真正的山清水秀,空气清新。</h3><h3> 这是浩军同学抢拍的一张照片,不一会烟雾弥漫了整个山谷。<br></h3>

<h3>我一手托两神</h3>

<h3>  宏胜在官门山前留个影,这里海拔低了很多,也暖和了许多。</h3>

<h3>  不知哪对是“野男女”😃?后来有人说:人家可不是一对,不过我们是一对。</h3>

<h3>  庆国小两口总是在后面窃窃私语,好像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我给他们合个影。</h3>

<h3>  小四同学和这辆给我们带来高档享受的大巴车合个影。她和高晓星是我们随队歌唱家,每次出行都给我们带来美妙的歌声,使我们的出行都不同凡响。</h3>

<h3>  小四和杨小燕,小燕说她是小四的御用司机。</h3>

<h3>“上车了”,这是我喊的最多的一句话</h3>

<h3>  韩莙(左)、高晓星、朱苏文在官门山景区里,后面是雾气腾腾,桥下是溪水潺潺。</h3>

<h3>  官门山景区有这么多牌牌,每块牌牌都有很高含金量。</h3>

<h3>  小四在想什么?这张照片要是倒过来看像一个鱼钩,不知道她是咬钩的美人鱼还是鱼饵?</h3>

<h3>  我们老两口走在吊桥上,前面就是熊猫馆。</h3>

<h3>  我们在神农架游玩的几天里,仙境般的云雾始终陪伴着我们。</h3>

<h3>洪晓梅在神农坛景区</h3>

<h3>  我们又到了天生桥景区,这是我们神农架之行的最后一个景点,也是我认为最值得一看的景点(有之一)。天生桥的美貌为我们神农架之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h3><h3> 天生桥实际上是一个天然溶洞,终年不断的山泉从洞下流过,清澈透明的溪水鬼斧神工的雕刻出惊艳绝世的景色。</h3><h3> 记得快到这个景区时,导游刚介绍完我就自作聪明的说:天生桥我知道,一首古诗中提到过,“天生我桥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说的就是这个“天生桥”,话音还没落,以小四为主的好多同学立刻起哄,难道我说错了?</h3>

<h3>近距离看天生桥</h3>

<h3>何凤安和夫人许虹茹</h3>

<h3>方何宋三太😃</h3>

<h3>  几位同学依次从低矮的树枝下钻过,还摆着pose,正好被我拍下。</h3>

<h3>  一个湖南小伙子在天生桥景区内,自己盖了一座房子,给游人免费表演乐曲,这是他用“埙”给我们吹了一曲《故乡原风景》。对了他用花瓣自制的胭脂很受欢迎,我们同学几乎都买了,小伙子真会做买卖。</h3>

<h3>谢菲这是要把瀑布拎回家?</h3>

<h3>这已经不是溪水潺潺了,是川流不息。</h3>

<h3>俯瞰瀑布既险要又俊美</h3>

<h3>歌唱家高晓星</h3>

<h3>流淌的碧玉</h3>

<h3>山泉在这里不分上下,只有左右。</h3>

<h3>谢菲让我们看什么</h3>

<h3>  高晓星和旭涛在学都是二小班的,我是小三班的。</h3>

<h3>  赵理在说:天生桥的山泉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山泉水,没有之一。是的,我有同感,这里水量大,清澈透明,没有任何杂质,河床上除了沙石,没有一点点脏东西。这里山树水和石都洁净,这里也相对安静,不愧为是仙境!</h3>

<h3>高晓星照相,这么多人都在关心。</h3>

<h3>许虹茹在说:看这边</h3>

<h3>  张晓辉、谢菲、许虹茹、赵理、杨小燕几个美女从仙境中款款走来。</h3>

<h3>  美女们在美景中合个影,从左到右是:杨小燕、张晓辉、高晓星、许虹茹、赵理、谢菲、程树珏、朱苏文、韩莙。好像还少:邹浩军、洪晓梅、李代平和李祖伟。</h3>

<h3>  我们队伍中唯一有共和国《军官证》的帅哥,建设同学,他也是唯一享受景点门票全免的人,他和夫人也是寸步不离,每次行动也都很守时,是我们的楷模。</h3>

<h3>  几个安医同学合影,左起:杨庆国、张晓辉、张旭涛、韩莙、程树珏、高晓星、宋鲁峰、方宏胜,还缺少樊建设和邹浩军。</h3>

<h3>  结束了天生桥景点的游玩,我们又回到豪华大巴车上,今天早点回酒店,晚上可以打打牌。明天早上还是睡到自然醒,养足精神,有四个小时的回程山路等着我们呢。</h3>

<h3>  这是10月10上午,我们在回宜昌的车上。这次我们游神农架的座驾是一辆改装的豪华客车,座位特别宽,前后距离也大,同学们都对这辆车很满意。</h3><h3> 几天下来大家也熟悉了,一高兴合唱了一首《我和我的祖国》,要感谢导游姑娘,她的拍摄技术很不错,这样的视频一定会给我们每一位参与者留下深刻记忆的。</h3>

<h3>  滨江公园合个影,最左边的是李代平,最右边的是洪晓梅,其他人在天生桥介绍过了,还能记得他们吗?</h3>

<h3>  10月10日中午我们准时回到了宜昌,时间还来得及,又在一次吃了个午饭,饭后依依不舍的把5个提前回家的同学送上高铁。 半天空余时间也不能浪费,小歇了一会,坐上公交车直达宜昌滨江公园。<br></h3>

<h3>  高晓星(左)和洪晓梅两个小(晓)字辈在献爱心❤。</h3>

<h3>  晚上在万达广场美食城吃的饭,万达广场美食城《粥堂里》的鱼汤很好吃。</h3>

<h3>  10月11日我们又踏上了三峡游的旅程,导游用大巴车把我们接到了三峡大坝上游的码头。</h3>

<h3>我们在三峡码头候船大厅</h3>

<h3>开始上船</h3>

<h3>  我们游三峡乘坐的船是一个三层楼的游轮,在三楼的前甲板上是一个巨大的半圆形的豪华包间,全羊毛地毯,15个真皮单人沙发正好为我们14个人量身定做。来回都被我们包下来了,成了我们的私人空间,前面的甲板理所当然也被我们独享。可以想像,在高峡平湖上我们乘坐着豪华游轮喝着啤酒、品着茶、吃着水果、喝咖啡吃点心磕瓜子、打牌聊天看风景多快乐!</h3><h3> 女同学更是欢快,拿出中国大妈的标志性道具,围巾,摆出各种pose,不过有浩军这个合格的摄影大师,出来的作品肯定不同凡响。<br></h3>

<h3>这是我们乘坐的豪华游轮内部装饰</h3>

<h3>这是我们游三峡的全部阵容</h3>

<h3>  有两个男同学先撤退了,有人说四个大叔带着十个大妈继续游三峡。</h3>

<h3>浩军和洪晓梅什么时候跑到船顶上了</h3>

<h3>行进在高峡平湖中的游轮</h3>

<h3>  远处是巫峡,在船上看三峡风光,说实话,真没有高峡出平湖的感觉,江面是比大坝合拢前宽阔多了但没有想象中的宽阔,峡谷的险峻也逊色不少。</h3>

<h3>旭涛同学在思考人生</h3>

<h3>建设同学的小蛮腰还是蛮有味道的</h3>

<h3>  军官的夫人朱苏文是个大学老师,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br></h3>

<h3>李代平这可是笑容可掬</h3>

<h3>  何凤安拿相机的动作很专业,不愧是广告人出身。</h3>

<h3>  杨小燕在显摆我们VIP胸牌,凭着这个胸牌,我们可以到船顶大平台免费观光。</h3>

<h3>  我直接把牌子戴在头上,这样更能显示我们的尊贵。</h3>

<h3>  浩军这飘逸的丝巾照不是普通中国大妈能拍出来的。</h3>

<h3>高晓星的丝巾照也超凡脱俗</h3>

<h3>  不知晓星和玛丽莲.梦露谁抄她们袭谁,都美妙绝伦。不过梦露的歌声和晓星没办法比,这是原照片经过处理过后的效果。<br></h3>

<h3>  看看,摄影大师多敬业,本来这些小事都应该由我们这些打杂的来干的,况且这掀裙子的事也是美差,我早就愿意拜倒在晓星的石榴裙下了。</h3>

<h3>许虹茹(左)和谢菲是在拿丝巾挡雨吗?</h3>

<h3>  洪晓梅舞的还是那条纱巾,就不能换换?说起来😃真搞笑,方宏胜好像说了一下,中国大妈到哪里的标配都是纱巾,吓得她们照相时都不敢把纱巾拿出来,宏胜走了以后纱巾才彻底解禁。</h3>

<h3>  都说我们模仿泰坦尼克号,乱讲,拍摄角度完全不一样,没看到我们是从侧面拍摄的吗?还有,请仔细看看我的表情,陶醉在幸福之中,这是真情流露,不是表演出来的。</h3>

<h3>  军官夫妇俩也不甘落后,这张照片的造型设计就是樊建设同学本人,这大概就是军人的铁骨柔情吧。</h3>

<h3>  我可没他们浪漫,只会给夫人拽拽纱巾。</h3>

<h3>浩军这张纱巾照最完美</h3>

<h3>四个老帅哥又在包厢里摆pose了</h3>

<h3>  晓星同学是半个武汉人,这次算是尽地主之宜。</h3>

<h3>  张晓辉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广州赶过来和我们一起出游了。</h3>

<h3>神女峰</h3>

<h3>晓星在欣赏手机里的美照</h3>

<h3>旭涛在摆pose</h3>

<h3>  杨小燕也背了一个单反,看看,我们这个旅行团不光是阴盛阳衰,连单反相机这种中国大叔最后倔强的工具也被大妈们抢走了。</h3>

<h3>  总算看到别的纱巾了,有点久违的感觉,这么打扮和韩莙的气质很搭配。</h3>

<h3>许虹茹背相机的动作很协调</h3>

<h3>  浩军一直说她是女汉子,这张照片中的她把妩媚的一面体现的淋漓尽致。</h3>

<h3>我夫人换上这条白丝巾很迷人</h3>

<h3>虹茹和谢菲俩是多年的闺蜜</h3>

<h3>樊建设在沉思</h3>

<h3>  谁在做指导?许虹茹和浩军两个人的动作很一致啊,妩媚中透着力度,柔中有刚。</h3>

<h3>谢菲在神女溪的小游船上眺望<br></h3>

<h3>  这里是神女溪,大船到了神女峰下就改小游船了,小船沿着神女溪溯江而上。</h3><h3> 三峡大坝合拢前,神女溪还是涓涓细流,根本不能行船,大坝建成后,库区水位一下抬高一百多米,长江水倒灌进神女溪,这才有我们行舟观光的情形。</h3>

<h3>  神女溪的尽头我们弃船上岸,准备坐缆车上山。</h3>

<h3>从游神女溪的小船上下来合个影</h3>

<h3>  我们先坐缆车又坐电梯再坐缆车,这么一来垂直上升了1000多米,这是第一次坐缆车,上升了600多米。<br></h3>

<h3>谢菲在俯瞰刚刚缆车经过的峡谷</h3>

<h3>  美女大妈们被迷人的景色陶醉了,左起:朱苏文、韩莙、李代平、洪晓梅、谢菲、高晓星、张晓辉、杨小燕、许虹茹、邹浩军。</h3>

<h3>浩军又发现了什么</h3>

<h3>谢菲和许虹茹在玻璃观景平台上</h3>

<h3>  10月11日我们是在神女溪景区住的,酒店叫敞心坡木屋酒店,非常棒。</h3>

<h3>木屋别墅</h3>

<h3>  木屋酒店南面就是一个大峡谷,在酒店房间里就能看到三峡库区。</h3>

<h3>  我们三峡游的时候只有14人了,又不能包船,只好和其它游客拼团了,但我们吃饭分坐两桌,每桌7个人一桌,就不和其它游客掺合了,每桌补交三个人的餐费,自己人坐在一起吃饭多舒服。</h3>

<h3>  敞心坡酒店有好多栋木屋别墅,每栋木屋别墅有5间客房外加一个免费的活动室。</h3>

<h3>在活动室打牌很惬意</h3>

<h3>她们在干什么,笑的这么开心?</h3>

<h3>  谜底是这张照片,头天晚上在我们住的木屋别墅,我和浩军穿着睡衣不约而同到了活动室,他们都觉得好搞笑,就给我们拍了这张照片,相机还是我夫人的,完了谢菲先把照片发给浩军,我添油加醋的说,夫人用心良苦啊,才把这群大妈逗得如此开心,看来八卦的心谁都有。</h3>

<h3>  我这是又怀上了,在台山旅游我怀的是热水袋,这次是什么,能猜着吗?</h3><h3> 估计你们猜不着,我怀里藏着李代平的相机,可把她吓了一大跳,后来她总把相机看的紧紧的。</h3>

<h3>  早上还是睡到自然醒,昨天木屋酒店设施非常好,大家都休息的很好,看,个个都精神饱满,朝气蓬勃,新的旅程又开始了。</h3>

<h3>  10月12日早上,我们坐电瓶车到各个观光景点,在高处俯瞰,换个角度看三峡。</h3>

<h3>现在云在我们脚下啦</h3>

<h3>  这里看到的三峡库区像不像性感的嘴唇👄?</h3>

<h3>  我们也体验一把初恋心动的感觉,没人的时候两个小指头偷偷勾在一起,一有人马上松来,你们是不是也有过?</h3>

<h3>高晓星在给许虹茹拍照</h3>

<h3>我们老两口也合个影</h3>

<h3>在高处俯瞰三峡,险峻一词就能用上了。</h3>

<h3>三峡拐弯的地方就是神女峰</h3>

<h3>李代平还用望远镜头了</h3>

<h3>近景的高晓星具有古典美</h3>

<h3>同样的地方,来个中景。</h3>

<h3>他们看到野人了吗,不知是男是女?</h3>

<h3>  小四走了,杨小燕棒打鸳鸯,硬生生把我们俩拆散,她鸠占鹊巢,和谢菲成了新室友。</h3>

<h3>  10月12日中午我们是在重庆巫山县城吃的饭,完了再上船返回宜昌。</h3><h3> 上船时浩军用她摄影大师特有的敏锐,感觉到了这个旋转楼梯是的不错的摄影景点,于是就带领所有的大妈,在这折腾起来了。</h3>

<h3>  高晓星(左)、邹浩军、张晓辉、杨小燕四大美女在干嘛?</h3>

<h3>许虹茹都舍不得放下相机了</h3>

<h3>高晓星和张晓辉也是晓字辈的</h3>

<h3>端庄大方的谢菲是我夫人</h3>

<h3>  高晓星和杨小燕两个的“小”字不一样,不算差辈吧?</h3>

<h3>杨小燕</h3>

<h3>高晓星、韩莙、洪晓梅、李代平走下旋梯</h3>

<h3>  许虹茹和谢菲也以同样的姿势走下来了,一个旋转楼梯把这群大妈们迷住了,硬是折腾了个把小时。</h3>

<h3>  浩军难得有静下来的时候,坐在那也不闲着,又倒腾起照片来了。</h3>

<h3>  专业和非专业的摄影师们,又都跑到前甲板上来采风了。</h3>

<h3>神秘女人又出现了</h3>

<h3>  神秘女人露出真面目了,和我合影的是洪晓梅,她在船上更有上佳的搞笑,我们豪华包厢对着船头的是一块单透玻璃,从外向内什么也看不到,但从内向外什么都能看清楚,洪晓梅忘了这茬,跑到外面去换衣服,里面人看的一清二楚,等于现场直播,还真有好事者提醒她。我当时在看手机,听到笑声才知道怎么回事,错过了大饱眼福的机会。神秘女人露出真面目了</h3>

<h3>现在是掼蛋时间</h3>

<h3>  我刚学会掼蛋,瘾还挺大,基本上是打到快下船。</h3>

<h3>旁边还有一桌人在掼蛋</h3>

<h3>大妈们大概是拍照拍累了</h3>

<h3>  我在端茶倒水,动作还算专业吧?同学在一起就是开心,其实去哪里玩,景点好坏不是最重要的,有同学就有风景,我们马上就要下船了,八天的行程不算短,可是在友情的长河中还是一瞬间,一个个美好的瞬间让我们的友情更加充实。</h3>

<h3>  照片太多,没办法都发出来,还有很多视频也没办法发布,照片的顺序也可能有颠倒的,但不要紧,张张都记录着我们快乐瞬间,几天时间把来自不同地方的同学、亲人和好友聚集在一起,我们坐一辆车,乘一艘船,住一个酒店,同一桌吃饭,一起观景,一起合影,一起打打闹闹,一起说说笑笑,我们无拘无束,敞开心扉,幸福无比。通过这段不寻常的旅游,友情加深了,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成了好朋友,共同的收获就是都长肉肉了,有人总结说:餐餐都吃好,顿顿换地方,零食不放过,吃完还打包,能不胖嘛。临分别时都依依不舍,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期待下次再欢聚。</h3>

<h3>  在此感谢所有参加这次旅行的朋友!是你们给了我一次洗涤心灵的机会。编写这个美篇也是为了更深刻的记忆一个个美好的瞬间。</h3><h3><br></h3><h3>摄影:邹浩军、李代平、杨小燕</h3><h3>摄像:冀晓莉(导游)宋鲁峰</h3><h3>编辑:宋鲁峰</h3><h3>校对:朱苏文、邹浩军、张旭涛</h3><h3>演员:《神农架探索队》所有成员</h3><h3>时间:2019.10.6---10.13</h3><h3>地点:宜昌、神农架、三峡库区</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