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8日,乐水行第N次走进圆明园。今天杨先生带着我们一行二十五六个人径直来到“濂溪乐处”景区。

   “茎四棱,花轮生”的夏至草,一个月前开满白色的小花,现在果然如杨先生所说,在夏至日前后枯萎而死了。

  回忆一下夏至草年轻时的样子——下图是5月11日我们来圆明园时拍下的夏至草。

  俗名“刺儿菜”、学名“小蓟”,花开艳丽,嫩叶可食,我们中间很多人都认识这个草是因为困难时期大家都曾经用它充饥。

  刺儿菜老去的样子也很好看。

  天人菊开得火爆、红得嚣张。

  彩色的莲叶悠闲地静静地睡在湖面上。

  曲折的湖水穿行在草地间,给大面积园林带来了活力。

  除了莲叶,湖水中还有成群结队的鱼儿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只顾着给满园的野花湖里的锦麟拍照,没好好听杨先生讲课,只好综合景区的说明牌和百度百科来介绍了:

濂溪乐处,圆明园四十景之一,是一处山环水抱的园中之园,也是圆明园中面积最大的园中之园。整个景区占地4.82万平方米。濂溪乐处位于九洲景区的北面,西邻日天琳宇,东与文源阁相望,濂溪乐处正殿九楹,后为多稼如云,东为香雪廊、云霞舒卷,南为汇万总春之庙。濂溪乐处建于雍正年间,乾隆初年定本名。取自乾隆的诗“时披濂溪书,乐处惟自省”。

  看到“濂溪”二字,那些读古文能记住作者籍贯和字号的学霸就会知道这景观跟谁有关了,只可惜我不是学霸,经过杨先生讲解再看看景区说明牌才搞明白。“濂溪”即被世人称为“濂溪先生”的、乾隆皇帝十分推崇的宋代理学开山之祖周敦颐,周敦颐是今湖南道县人,家居之地为濂溪,所以被称为濂溪先生。

  虽然不能一望即知“濂溪”为何人,但《爱莲说》却是会背的: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漏拍了濂溪乐处景点说明,特意向慢到极致同学要来这张照片,特此致谢。读说明牌是我们了解景点最直接的途径。

  时光尚早,荷花未生,但是满湖荷叶已见规模。

  荷花虽然没到花期,湖北岸几株合欢树却是花满枝头,我小时侯,楼前就有这样一棵树,粉色的绒花团团簇簇,给我带来很多快乐,但是我一直叫它芙蓉花,今天秀兰告诉我这是合欢树。

  

  在濂溪乐处景区东南岸汇万总春之庙即花神庙遗址有一个残存的石舫,下面这张图是同行的小丽拍到的,可以看到石舫完整的轮廓,在网上费了很多周折查到这个石舫叫宝莲航石舫,杨先生说它是北京四个石舫之一。我在网上查到北京有名的石舫有颐和园的清宴舫、园明园别有洞天景区的活画舫、北大未名湖石舫三个,没有提及这个石舫,不过加上它恰好是杨先生说的四个有名的石舫了。

  石舫的头朝西。

  这是我从濂溪乐处遗址位置向南拍到的石舫。

  无数次来到圆明园,每一次都有新收获,特别感谢园林专家杨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