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逢伯乐,任我闯天涯?

一一李美兰《五绝•咏马》点评

碌碌度韶华,常年羁绊家。
何时逢伯乐,任我闯天涯?

这是一首咏物五言绝句,格律无误,平仄和谐,音韵铿锵,所押的是平水韵,详见《佩文诗韵》下平声《六麻》(《诗韵新编》p292)。
作者采取了多种创作手法:
(1)复叠艺术法
起句“碌碌”两个双声叠字,叠出了这匹马往日的生活轨迹,叠出其不平的遭遇与深深的愧疚,使人不免会联想起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主人公保尔•柯察金在家乡烈士墓前的一段独白,即千百万青年的座右铭: “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2)拟人修辞法
此诗将马人格化,赋于其人的情感和行为,连用“度、绊、逢、闯”四个富有感情色彩的动词,将马的形象刻化得活灵活现,十分传神。
(3)问讯艺术法
转句巧用反问的手法,形象地道出了马对未来的希望和期冀,这也是作者的心声。
(4)暗示创作法
此诗发掘出来,有三层信息:
A、表层信息,乃写马,再现了马的形象特征。
B、里层信息,乃写作者,是其人生的际遇,是其个性的表现,心灵的自白,生命轨迹的投影。
C、深层信息,作者阐明了一个真谛,即只要有自强不息的精神和明媚的阳光心态,就一定会走向成功,实现美好的愿景。我也深信,美兰在峥嵘的诗路上,一定会遇到心仪的伯乐,实现诗人梦、出书梦,唱响人生“立德、立功、立言”的美妙三部曲。
(5)尾巴高翘法
此诗结句高扬情感,点燃主旨,创造“任我闯天涯”的定格形象,对全诗进行理性与感性的总结与升华。
(6)物我相融法
此诗以小见大,由物及人,物我相融,意、象、音三位一体,寄托作者无尽志趣与冰洁情怀。清代文学家廖燕在《意园图序》云:“借彼物理,抒我心胸”。美兰之《五绝•咏马》,即属此成功之作也。
美兰系诗词班新秀,风华正茂,学诗不久,就能灵活而巧妙运用多种艺术手法,创作出如此出彩的诗作,这是一个好兆头,愿美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笔者学习徐冰云老师《诗词创作百法》,初试牛刀,草成此篇,不当之处,自知难免,敬请师友们雅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