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靠民权国振兴

一一丹圣先生《荷兰水国》赏析
陈玉华

城在水中水泛城,似乡似市竟相形。
河流百圳弯弯绕,舸驶千桥渺渺行。
岸上华庐斑璨璨,柳垂街道闹腾腾。
曾几荷帝威风凛,乃靠民权国振兴。

丹圣先生今年82岁高龄了,他是深圳报业集团的创始人之一,是深圳改革开放的拓荒牛,是中华国粹的传承者,在鹏城从文化沙漠演绎为文化绿洲的峥嵘历程中,丹圣先生是功不可没的。
今天,有幸拜读丹圣先生的诗集,深受教益,感慨系之。特别是诗集中一首七律《荷兰水国》,创作手法,颇为独到,可圈可点,印象极深。
《荷兰水国》是一首意境美丽的揽胜诗。诗人匠心独运,灵动运用了多种创作手法:
一是白描艺术法。诗人挥动多彩的文笔,由远及近,先点明水国的位置、形状,继写河道、舸驶、千桥,再写河岸、华庐、柳街,绘制出一幅荷兰水国那美丽独特的自然风光画卷。
二是运用比喻修辞法。首联承句中出现两个“似”字,十分明显地揭示了明喻的含义,也突出了荷兰水国的鲜明特征。
三是复叠艺术法。颔联中的弯弯、渺渺,颈联中的璨璨、腾腾,四对双声叠字,叠出了水国河道的蜿蜒曲折,叠出了舸驶千桥的动感状态,叠出了岸上华庐的璀璨风貌,叠出了柳荫街道的热闹情景,将荷兰水国美丽风光描绘得淋漓尽致。不但产生跌宕起伏的音乐性,而且具有绘声绘色的描写性,还有渲染环境及形象的独特性。
四是三独特创作法。诗中以华庐、柳道之意象,描写出荷兰水国的独特自然景观;以荷帝之意象,发掘荷兰水国的独特人文底蕴;尾联以议论作结,表达出诗人的独特理念。
丹圣先生的《荷兰水国》,是一首值得欣赏、值得学习的佳作。然而,任何作品都不可能十全十美,此诗中也有值得商榷之处。笔者有四点疑问,特向丹圣先生求教。
一是孤平问题。开篇首句只有一个平声字,似可斟酌?
二是平仄问题。尾联中“曾几荷帝威风凛”一句,似乎出律?
三是平头问题。诗中颔、颈二联,每句开头第一字分别为“河、舸、岸、柳”,均是名词,是否略嫌呆板?其句式是否能够力求有所变化?
四是对仗问题。颈联“岸上”与“柳垂”,“上”为方位词,而“垂”乃动词,其对仗是否工稳?
笔者初涉诗坛,才疏学浅,上述意见很不成熟,仅供参酌,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